孙以出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求也艺 > 正文内容

帽子小姐_经典文章

来源:孙以出之网   时间: 2020-10-16

  不得不承认,我们戴帽子很多时候是因为没做发型甚至没有洗头,很少是为了搭配,跟帽子小姐相比,我们简直能称之为帽子界的糟粕。

  帽子小姐和帽子的情结要从她六个月的时候说起,在各式各样的,有书,勺子,笔,饼干等等大人们能想到的物件里面,她爬过这些物件直接把表姐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后来一直霸占放到摇篮里不肯还,谁想拿走就哭给谁看。

  她家不光有琳琅满目的帽子,还有帽子们的前世今生。

  帽子小姐曾分期付款过一顶她认为有缺陷的巨额帽子,她认为帽准应该沿着帽檐向后移动一公分就是完美的了,所以她买回来后自己做了改造,那顶帽子就成了她心中最完美的一顶。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帽子小姐之于帽子亦不过如此,她确实能驾驭各种风格的帽子,不论是从风格随意的渔夫帽,到甜美的贝雷帽,还是英伦复古的礼帽。

  帽子小姐有着高挺的鼻梁,明眸善睐,饱满的额头,尖尖的下巴和完美的下颌线让人有时会忍不住以为她是混血儿,至少应该有八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的混血,不然很难解释帽子小姐轮廓分明的姣好面容。

  当我们把帽子称之为配饰时,帽子小姐成功向我们展示了上下装甚至鞋子都能成为帽子的配饰,而且能做到相得益彰,光彩照人。

  帽子小姐是个出了名的路痴,即便不是开车也要开语音导航的那种。

  有人开汕头市癫痫病研究院玩笑说: “嘿,是不是因为你的帽子阻止你接收宇宙磁场了,所以你就像没有信号的导航一样,也瘫痪了。”

  第二天见面,我们就看到帽子小姐戴了顶有小触角的帽子,她纠正说这是天线,能接收信号,说的好认真,跟真的似的。

  但帽子小姐还是迷路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逛街时总是听到一个嗡嗡的声音如影随形。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哈哈,姐妹们你们终于发现啦。在这。” 帽子小姐跳了起来异常兴奋,好像要给我们变戏法了似的,“我找高手给我做了一个迷你导航仪,可以装在任何一顶帽子里,酷不酷?”

  在齐刷刷的目瞪口呆,惊叹不已的赞美声中,帽子小姐嘀咕着: “这下没有人觉得是我帽子的错了吧。”

  “美丽的女士,前方一百米有一家帽子专卖店哦,根据记录,您已经光顾……五十多次了,如果愿意,前方一百米的左手边就到达目的地了。”

  “噢,最新消息,右手边也新开了一家,您考虑好后请再次确认目的地。”

  的确,再也没有听过帽子小姐迷路的消息了。

  说到帽子小姐的前任男朋友们,大多是以这样一段场景结束的。

  “你这样是不会有人愿意爱你的。” 前任A走到门前准备摔门而出。

  “你说什么?” 帽子小姐愤怒至极。

  “我说,你这样下去是不会有人愿意爱你小孩抽搐是什么病的。”前任A把准备打开的门又关上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真有意思,你等等,什么叫没人爱我。”

  帽子小姐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并开了免提。

  “老妈,你说你爱不爱我?” 帽子小姐对着话筒边说边看着前任A。

  “噢,当然,宝贝,我当然爱你了。”

  “是不是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帽子小姐依旧看着前任A说着每一个字,此时还有了些得意。

  “当然了!” 妈妈的助攻也是一级棒。

  “好的,妈妈我也爱你。” 匆忙说完就站起来看着前任A,“你说没人愿意爱我,哈啊?”

  前任A向帽子小姐竖了个大拇指,居然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但也敢摔门而去。

  “还有我妈妈爱我……” 门里的帽子小姐突然眼泪飞洒。

  其实帽子小姐很有魅力,想追她的人比饭点学校食堂排队的人还要多。

  听帽子小姐说不考虑这些追求者的原因,也大概能提笔写一部编年体的巨作。

  追求者B跟她逛帽子店时,帽子小姐发现他居然对着她喜欢的帽子翻白眼还一脸无奈的表情。

  追求者C在帽子小姐刚答应跟他试着交往看看后一个中餐的时间,C就邀请她搬过去同居,帽子小姐和她的帽子们都觉得C过于轻佻。

  D居然坐扁了她的帽子,而且悔意太不真诚。

  和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疗呢E第一次见面,他就不停地调侃帽子小姐的帽子太过搞笑和浮夸,虽然E后面说帽子小姐整体的搭配很美,但她和她的帽子都不接受。

  帽子小姐把她前几年的毛线帽捐给贫困山区,有些是她自己亲自织的,追求者F知道了,居然说帽子小姐应该送些毛衣之类的,帽子太不实用了。

  那次帽子小姐的帽子掉进了火锅底料里,追求者G居然让她扔了那顶帽子,并且语气里似乎在埋怨那顶帽子毁了火锅。

  帽子小姐挑帽子的眼光很有包容性而且走在时尚前沿,可挑男人的眼光却出了奇的狭窄,因为连每次分手时的场景都如出一辙。

  “帽子和我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你们为什么会同时掉水里啊?而且如果帽子掉水里了我应该也在水里啊。”

  “假设的问题,不过你必须认真回答。”

  “你会游泳啊,如果那顶帽子不是防水的,我当然救帽子啦。”

  每次帽子小姐的回答都是如此,在她心里,确实无法割舍,可谁又能理解。

  “帽子和我必须选一个?!”

  “你居然一直这么支持我喜欢帽子。我选帽子!”

  “你这样下去是不会有人愿意爱你的!”

  帽子小姐就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前任摔门而出。

  妈妈的电话进来,“你又分手啦?”

  “还有我妈妈爱我……起码安徽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帽子不会丢下我更不会逼我做这样的选择。”

  门里的帽子小姐还是眼泪飞奔。     

  别急着哭,梦还是要做。

  “在我心里,最浪漫的事就是,我和我的帽子,依偎在那个人怀里时,天正蓝,梦正长,岁月正好,时光不老。”

  有些人吃奥利奥必须泡牛奶;

  有些人穿裤子一定要露脚踝;

  有些人喜欢逛超市有些人喜欢逛银行;

  有些人的毛巾和袜子都必须编号;

  有些人真的生下来就只吃素;

  我想跟帽子小姐在男朋友一定要在他和帽子之间选其一的时候必须选帽子的道理是一样的。

  你不来,我还是要长大,梦还是要醒着做。 

  有一天我们突然聊起帽子小姐的一个前任,说是生意失败又生了病,正筹钱做手术。

  第二天去她家欣赏帽子时发现少了一大半,才知道帽子小姐卖掉了三分之二分的帽子给他筹了钱,匿名的。

  为了弥补被她牺牲的三分之二的帽子,她辞去了现在的工作,报了学习班从事了帽子设计工作。 

  很久没再见到她,可我们总会去逛一家帽子专卖店,店里的帽子连标签都设计精美,上面写着: “Designed by Miss Hat ” 。

  真漂亮。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kldwi.com  孙以出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