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以出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莲花卷 > 正文内容

七夕,两只蝴蝶搭起爱的彩虹_情感文章

来源:孙以出之网   时间: 2020-10-16

  七夕,两只蝴蝶搭起爱的彩虹
  
  如果不是亲历,谁能相信真爱感天动地;如果没听到过这个故事,谁能相信两只蝴蝶能在七夕搭起爱的彩虹。每天相同的问候,每天相同的歌声,竟将一个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女人拉回到温暖的春天,拉回到爱人的怀抱,这样的人间奇迹,也只能发生在两个真正相爱的可怜而又幸运的人的身上。
  
  常言道“有情人终成眷属”,怜儿和陈波的爱情故事一直没有被当地人们忘记,每到七夕,每到人生那一个最美好的时刻,人们都会讲起那个有关真爱的故事,唱起那一首歌,想起几百年前的梁祝和化蝶,想起天上的牛郎织女。这些感动人心的故事,穿过人间千年的风雨,在岁月的风尘中熠熠闪光,而那位在风雨中翘首渴盼、寻寻觅觅的痴情女子的身影,则出现在恋人间梦幻的舞台上……
  
  又是一个不眠夜,窗外的秋风,吹拂着怜儿思念陈波的泪流的脸。一钩弯月能否把怜儿浓浓的相思传递到陈波身边,想着曾经在一起的笑,想着曾经在一起的哭,听着萧瑟秋风藏匿已久的那个有关爱情的故事,怜儿把心中的那一抹凉包裹在心窝里,独自饮泣的泪水一滴滴滑落在枕边,一滴滴,竟是如此凉。品着这凉而涩的泪水,怜儿的心潮中不断激起层层涟漪……
  
  35岁的怜儿是一位长发飞逸,气质非凡的俏丽少妇,凭借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在一家外企担任企管部部长兼总经理助理。在这座小城,这样的一份白领高职已经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羡慕者、惊叹者,让怜儿拥有了一个女人的自信。她每天往返于家庭和单位之间,平淡地过着自己的小资生活。
  
  但人没有十全十美的,让怜儿久久不能释怀的,是和丈夫强子之间的感情纠结。他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前彼此缺乏了解的婚姻往往是不幸的。婚后的怜儿无法忍受强子的性暴力,经常住到父母身边。强子平日里无所事事,专门拉帮结派,干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刚刚结婚时还好,结婚后两个人生活习惯、爱好、身份、地位、朋友圈等巨大的反差,令强子既自惭形秽,又怕在各方面都高自己一大截的美女厌弃自己,有一天会弃自己而去。加之怜儿正在事业上升期,以工作为重,第一次怀孕意外失去孩子后,对婚姻失去了信心,不愿意早早生孩子变成家庭主妇,更是引起了强子的猜忌和不满,并由此带来了夫妻生活的不协调,家庭矛盾日趋升级。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强子,从不想如何缩小两人间的差距,而是在社会上广结狐朋狗友,并以此为乐,惹得怜儿经常为他提心吊胆,他自己却从不以为意。
  
  后来有一次,婆婆因病住院,怜儿虽然交了住院费,但由于陪老总接待重要客户而难以兼顾工作和婆婆的病,引起了婆家的不满。强子因这件事故意找茬,竟然在病房两人就吵了起来,加重了婆婆的病情。此后,在婆家人不满的声音中,在狐朋狗友的撺掇下,强子开始彻夜不归,寻花问柳,更加伤了怜儿的心。在传统的家庭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让怜儿的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们的夫妻关系日益恶化,几次协议离婚,强子都死皮赖脸地不放手。没有办法,他们分居后,怜儿一张诉状递交法院,起诉离婚。
  
  婚姻的不幸吞噬着怜儿青春的年华,盈眶的泪珠暗淡了这个不幸女人秀美的容颜。
  癫痫病人怀孕期间可以吃卡马西平吗
  “怜儿,你外面是不是有野男人?你为什么还要起诉离婚?”强子气势汹汹地打电话给怜儿。
  
  “放手吧,这样下去,我们都很痛苦,别再纠缠我,好吗?”怜儿轻轻地捂着电话小声地在这边祈求,她怕公司里人知道这一切,她不想让周围同事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份婚姻。
  
  “你想得美!不让我得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不信,你就试试?”强子在那边声嘶竭力地喊着。
  
  怜儿强行挂断电话,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站在窗边,望着远处百草憔悴、雾凉霜寒、孤雁残菊的窗外景色,怜儿的心也凉到了极点……
  
  江西上饶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怜儿被公司指派到江西分公司出差,全权处理分公司业务运行中出现的系列问题。
  
  高速行驶的列车上,欣赏着窗外江南之春的山清水秀、旖旎明媚的江南美景,听着车上姑娘唱歌般的吴侬软语,怜儿忧郁的心也得到了片刻的安静。列车进入江西境内,青山相连,翠竹掩映,隐隐约约中,山上除了浓密的绿色,还有很多红色的小果子。绿树红果,远山如黛,这样的景色在怜儿的家乡鲁西北地区是看不见的。柔柔清风、丝丝细雨,一望无际的江面上像挂着一层层雾帘,有一种朦胧的美连接在这天地之间,怜儿在这样的江南景色中放飞自己的梦。她多想拥有一个呵护自己的男人,在这样的山水之间住进一座世外桃源,两人修篱种菊,看蝴蝶蜜蜂嬉戏,守候着“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于君绝”的誓言,不问风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p#副标题#e#  来到江南的第一站,就是联系当地的审计部门,做有关账目的审计。怜儿去了当地一家最著名的审计部门,接待怜儿的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男士,四十岁左右模样,戴着一副眼镜,他看上去是那么风雅和飘逸,他有一双洞悉事物的眼神,让人感到温暖而亲切,宽厚而仁义。他叫陈波,是这个审计部门的业务主管,经过一番介绍,谈话进入正题。经过充分的相互了解,他们签订了合同。
  
  审计部门进入公司后,怜儿代表总公司陪同。在第一天的审计过程中,他们从这个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管理方面的问题入手审计,对分公司在市场和运营中出现的各种不足,陈波也实事求是地介绍了自己的想法。怜儿就那么仔细地听着,认真做着记录。一个上午,两个人的观点经常不谋而合,和谐的气氛让人心中感觉到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一上午的审计,让怜儿来时一颗一直悬着的心落了地,也让怜儿大致了解了分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和需要改进的问题。为了进一步深入探讨,同时感谢陈波对分公司的一些好的建议,怜儿主动邀请陈波去吃午餐。
  
  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饭店,水煮鱼是怜儿最喜欢吃的,怜儿礼貌性地征求陈波的意见,陈波绅士般的笑一笑:“我一切尊重您的口味,您吃什么我客随主便。”面对这样通情达理的男士,怜儿没有感觉一丝拘谨,感觉像一个很多年不见又一次邂逅的知己。他们边吃边聊,从工作谈到家庭,有工作中的成就感,也有婚姻中的失落感。陈波,离婚已经三年,妻子比自己小十岁,一直宠着,养成了骄横暴躁的性格。因为从来不尽一点儿孝道,甚至有时对公婆大打出手,陈波在无奈中放弃了这份婚姻,一个人净身出户住进了单位。一个人,吃住在单位,把父母送去了老年公寓。这样一来,父母暂且有了安身之所,不再受媳妇的气,陈波也能在商丘市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空闲时间去陪陪父母。尽管家已不是家,但总算没有了争吵。
  
  “陈哥,你很幸运的,分手有时候真的是一种解脱,如果一直生活在阴暗的婚姻里,那才叫生不如死的日子呢!”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两个人便谈起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感悟。谈到伤情处,怜儿会落泪,陈波会在同时送过去纸巾。就这样,一个下午的时间,两个人就在那家饭店里交流着。怜儿的一纸倾情“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让陈波为之动情,他被眼前这位美丽而又不幸的女人吸引着,他用怜惜的眼神望着这个女人,不知道自己应该为她做些什么?
  
  ……
  
  晚上,孤烛飘忽的寂寞夜,怜儿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被陈波所左右,她想到的是每一次和陈波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一起做审计时的专注、一起就餐时的关心、一起爬山时的呐喊,这所有一切的故事,似乎浸透了怜儿的魂,蕴藏了怜儿的魄。
  
  周末,他们相约去三清山游玩。陈波开着车,怜儿就坐在身边。彼此的一个眼神,心中都会荡起层层波。一些话,还是不要说,彼此在心里,那份情也许更纯更真!
  
  三清山,莽莽苍苍,清秀翠绿,与三清湖的湛蓝绿色组成了一种基本的生命色调。陈波拉着怜儿的手,一起去看“观音赏曲”的奇、一起去赏“玉女开怀”的特,接着去听“狐狸啃鸡”的幽默小故事。他们就那么自然的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没有任何的贪欲和占有,他们就那样把自己的情感融入这三清山天幕中的云朵,洁白如玉,带着一种仙气、带着一种灵气。
  
#p#副标题#e#  最难忘是在三清山山顶留宿的那个夜晚,陈波和怜儿坐在帐篷外的石头上,星星和月亮闪现在天边。望着漫天的繁星,怜儿不自主地唱起了最为喜爱的歌曲《两只蝴蝶》: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
  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亲爱的来跳个舞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
  爱恋我千回
  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
  
  怜儿优美而又深情的歌声,打破了这个静谧的夜晚,陈波被歌声陶醉了。许是他感觉到了一个女人期盼爱情的心,许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慢慢地爱上了身边这个女人。他坐到了怜儿的身边,握紧了那双被秋风吹凉的手。“怜儿,过几天回山东吧,处理一下,离开那份婚姻,来我身边吧。这里有你们的分公司,我会给你幸福的!”怜儿看着陈波,这个在生命中已经铭刻下心印的男人,幸福地点了点头。
  
  怜儿结束了在江南的日子回到了山东。每到夜深人静,她就会轻轻地唱着《两只蝴蝶》,相思的情结纠缠在江南的每一个日子中,也许只有在歌声里,才能使那种锥心刺骨的相思之痛缓解一些。
  
  那是一个让怜儿终生难忘的灾难之夜。怜儿在单位加班后,一个人草草吃过饭,便躺在床上享受千里之外的幸福连线。自从怜儿和陈波江南一别哈尔滨中亚癫痫医院预约挂号咨询,彼此孤单的生活似乎有了寄托,他们每天会在下班后的第一时间拨通对方的电话,甜言蜜语似乎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年龄的情话,他们在乎的是今天工作累不累?身体有没有生病?心情好不好?彼此温馨的问候成了怜儿和陈波每天唯一的快乐,他们的感情也在这样的相互关爱中不断升华。这个时候,两个人正在卿卿我我地聊着,怜儿没有听到卧室的门已经被强子撬开。当强子走到床边,怜儿才醒过神来。她惊叫一声,手机没有来得及挂掉就被强子抢过去。怜儿用尽了全身力气,终抵不过强子的野蛮。怜儿被强子强暴了,电话那边,陈波在痛苦地撕扯着头发,他无能为力,心几乎被掏空。他恨不能自己马上飞到怜儿身边,保护这个让人怜、让人爱的女人……
  
  痛苦的日子总是让人不寐难安,怜儿的孤独和寂寞伴随着声声叹息。她不断地去法院,想尽快结束和强子的这份地狱般的婚姻。陈波一直不放心怜儿在山东的日子,每天早晨睁开眼,他会第一个电话打过来,“怜儿,晚上睡得可好?别想那么多,一切会好起来的。”怜儿每次听到陈波千里之遥的问候,都会泪流满面。她何尝不想尽快摆脱这份婚姻,去和心爱的男人奔走天涯,享受天上人间的快乐。可是,那种幸福为什么距离怜儿那么远?
  
  每天,怜儿依然穿梭于家庭和单位之间。那天早晨,在环城路上,怜儿开着车去上班,昨天令人作呕的一幕还在眼前晃荡:强子和一位妖艳的女人勾肩搭背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宝贝,你看,就是这个不下蛋的女人跟了我10年,她哪里比得上你?呵呵!”强子故意大声说着,似乎要让公司所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你们太无聊太让人恶心了,给我滚出去!”怜儿显得很激动,一改平日里的文静。她失控般地打开办公室的门,门外很多职员都在大眼瞪小眼,窃窃私语着。这对于怜儿来说,真的是一种莫须有的侮辱!刚结婚的第二年,怜儿已经怀孕三个月,因为强子一次醉酒后的莽撞性暴力,导致了怜儿大出血流产。一想到自己那个还没有来到世间就夭折的孩子,怜儿心如刀绞,太多的不幸、太多的痛苦,让怜儿一边开车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对面突然疾驶而来一辆大卡车,像喝多了酒的醉汉,迎面撞向了怜儿的小轿车。紧急刹车,“啊……”怜儿不知所措地下意识地大喊着,只听,“咣当……”大卡车就像猛虎下山一般吞噬了怜儿的轿车。怜儿顿觉一阵刺骨的疼痛,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陈波两天没有接到怜儿的电话了,打电话也无法接通,一种不祥之兆让陈波感觉到怜儿出事了。陈波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买了机票,尽快来山东,亲眼看看怜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请问,我找一下你们的怜儿助理。”陈波赶到怜儿的公司。
  
  “怜儿助理遇到车祸,在医院进行抢救呢!”公司的员工一边叹息着一边告诉陈波。
  
#p#副标题#e#  陈波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马不停蹄赶到医院,这时候,怜儿的家人在医院走廊里焦急地徘徊着。陈波以南方分公司的职员身份介绍了自己。怜儿的家人眼睛红红的,哭着告诉陈波:“怜儿的命好苦,在重症监护室里整整三天了,还没有醒。医生说,不可能醒过来了!”陈波在重症监护室外踱着步:“怜儿,你知道我飞过来了吗?醒过来好吗?”陈波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呼唤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陈波就这样在医院守候了三天,没有见到怜。,他只能心痛地回到江西,他深信:怜儿一定会醒过来!<人突然抽搐口吐白沫是怎么回事br>  
  十天以后,陈波拨通了怜儿家人的电话,“喂,我是陈波,怜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家人的一席话让陈波似乎刚看到了希望,“怜儿转到了普通病房。医生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脑部受伤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唉!”伴着家人的叹息,陈波的泪也流下来。世间的不幸为什么要降临到怜儿的身上?哪怕给自己一点点儿为她承担也好。一个弱女子,她如何能承受这么多的苦难?
  
  “我会每天打电话给你们,麻烦你们把手机放在怜儿的耳边,让我试试,能不能喊醒她,好吗?”怜儿的家人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激动不已:“我们知道你和怜儿的关系,强子这边因为这场车祸,担心怜儿成为植物人后,会连累他们。这帮无情无义的东西,已经同意离婚了,现在怜儿是自由之身,我们不排斥你们的感情。”家人的一番告白等于承认了怜儿和陈波的关系。于是,在那个千里之遥的地方,连起了一条“生命之线”。
  
  每天早晨,怜儿的耳边会想起陈波的问安声:“怜儿,今天外面很晴朗,醒过来吧,陈波和你一起去散步。”
  
  中午,依然是一连串的真情告白:“怜儿,还记得那次你贪吃酸菜鱼卡住嗓子吗?你一跳老高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女孩。你知道吗?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份纯真。醒过来,好吗?陈波会给你一个家,会好好爱你,不再让你受苦!”
  
  晚上,病房里静悄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怜儿,你真是懒猫,睡了多长时间了,怎么还不醒?陈波好喜欢听你唱歌的声音,醒过来,天天给我唱歌,我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当做宝儿!”
  
  不管矫情不矫情,陈波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连线呼唤,陈波不会唱歌,专门在网上学唱《两只蝴蝶》。庞龙的声音温柔到骨子里,而陈波的歌声却穿透千山万水,一直唱到怜儿的魂魄里,“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的春天不会有天黑,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每天,这样的声音便回荡在怜儿的病房里。如果说,真爱会产生奇迹,那么,陈波对怜儿的坚守,就一定会感天动地,就一定会产生奇迹。
  
  在怜儿昏迷了一个月后的中午,陈波的《两只蝴蝶》又一次在怜儿的耳边响起。怜儿也许躺累了,“哎哟”一声呻吟,似乎给了所有家人一个大大的惊喜。怜儿终于醒过来了,电话那边的陈波高兴得语无伦次,“谢谢老天爷,谢谢两只蝴蝶,这是中国的情人节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这一天,正是中国本土的情人节——七夕。
  
  康复后的怜儿收拾行囊,告别了家人,告别了这个给她痛苦的地方,像蝴蝶一样飞到了陈波的身边。在那个山水相接美丽的江南,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怜儿接任了分公司的总经理。那天,公司也鞭炮齐鸣,祝贺新掌门人的劫后余生,祝贺新掌门人的幸福传奇爱情!
  
  天,还是那片天,但历史已改变。无奈的昨天,已在洒脱中变为烟蒂。挥一挥手,去寻找雨后的彩虹。想必被雨水沐浴的怜儿,一定很纯!很美!梦,如诗如画。醒来的清晨,欲滴的露珠,滋润在彼此深爱的心田上。回一回头,一起的故事,一起的浪漫,融入翩翩的蝶舞。尽情吧,让爱永恒!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kldwi.com  孙以出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