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以出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尤人 > 正文内容

那年杏花微雨_3000字

来源:孙以出之网   时间: 2020-09-09

  听她们说,一个人在伤心的时候,会听到一首异常美妙的歌,我很想知道这到底会不会是真的。欧阳雪在北京笛子老师的笛子舞蹈学院里学习,这个地方在北京不是很有名气,但是老师教得很好。虽然大多数出自笛子老师之手的学生虽评不上是大明星,但是不说别的,舞蹈的确很好。

  欧阳雪很温柔,不争气的是她的舞蹈一点点都不好,她几乎是笛子老师在班级里第一担心考不上舞蹈大学走不上舞蹈路的人了。和她相反,班级里的江青丝舞蹈厉害,也很要强,容不下一个人比她好,欧阳雪几乎就是一个让她练手的靶子。

  “起床了,你们还要不要上课了,看你们跳得舞蹈,难看死了,都四点了还在睡觉,也不起来练练你们这群笨蛋怎么练也不好的舞蹈动作吗?”霸道的江青丝才四点就大喊大叫,趁着老师不在,她总是这个样子对同学们。睡在欧阳雪旁边的陈晓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虽然已经起来了,但是一样看不下去她那么霸道的把没有睡醒的同学们一个一个闹起来,为了这点,陈晓叹了一口气,望了望气势冲天的江青丝,半天才挤出了一句话:“江青丝,我们的地位一样,只不过你练得比我们好一些,你可不要得寸进尺!”说完这句话,江青丝刚刚要开口反驳,欧阳雪却先开了口,她一向温温诺诺的,只是暗暗的嘟囔了几句:“好早啊,青丝干嘛要四点钟就叫我们,难道是老师要的吗,明明五点钟起床就可以的呀!”这暗暗的嘟囔还是被耳朵格外好使的江青丝听到了:“欧阳雪同学,你的舞蹈一向不好的,依我看还是你先起床,好好去练习练习自己那破烂舞蹈吧!”江青丝托起了身边她洗脸用的水盆,里面装满了凉凉的刚放进去的水,江青丝还没有自己洗脸就那么着急的把同学叫了起来,更过分的动作在下面,她竟然用那么凉的水泼了躺在床上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欧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阳雪,欧阳雪这下子清醒了,可她能怎么样?江青丝看见她狼狈不堪的脸:“哼,看看你自己吧,一脸狼狈,今天不用去上课了,就和老师说你感冒了吧!”说完,江青丝就扭了头走开了。

  宿舍里炸开了锅,好像大家在同情欧阳雪,也在暗地里骂着江青丝那风风火火的脾气,江青丝一向心狠手辣,一般时候骄傲的抬起自己的头装给大家看,很令人讨厌,而且只会讨笛子老师的好,让笛子老师就喜欢她一个人。

  陈晓为了不让江青丝继续在班级里在笛子老师看不到的地方捣乱就只好去报告笛子老师这件令人气愤不已的事情了,她好不容易的找到了笛子老师的宿舍,笛子老师此时还在熟睡中,陈晓的一句话还是没有让老师讨厌起那个作恶多端的江青丝:“江青丝用水盆里的水泼了欧阳雪!”笛子老师终于在熟睡中行了过来,但是她坚信在她眼里温柔的会照顾同学的江青丝不会做出这件事情的,她气冲冲的对陈晓大声叫道:“陈晓,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人家江青丝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呀,只有你们吧,诬陷人家江青丝,好玩吗?”陈晓听到简直是愣住了,笛子老师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现在因为一代小小江青丝发起了这么大的火简直是让人太难以置信了,她用颤颤抖抖的声音说道:“可是笛子老师,她的确就是那么做了,我也没什么办法,我一向不会说谎的,怎么又会骗您呢,江青丝还说……”陈晓还没有说完,笛子老师就站了起来,抬起了自己的手做了一个停的动作:“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迪笛是不会相信的。”陈晓垂头丧气的走出了笛子老师的宿舍。

  回到了她们的寝室,看到欧阳雪脸色发白,陈晓冲过去:“你还好吧,欧阳雪?”欧阳雪冻得直打颤颤:“算了吧,我知道你去何笛子老师说了,看你的脸色,我知道笛子老哈尔滨癫痫治疗比较好的医院师一定不会信得,算了吧,晓晓,谢谢你了,江青丝就那个脾性,你也不是不知道,不要理她就好了,我感冒没什么,体弱多病呗!”陈晓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我劝你去换一件衣服,要不然非要落的一个不去上课的罪名了哦!”“谢谢晓晓,我去换一件衣服好了。”欧阳雪走出了宿舍,去换一件准备换一件衣服,无意中看见了江青丝在她的换衣间里鬼鬼祟祟,她用一把小刀划破了欧阳雪准备换的衣服,欧阳雪一向行善,只好上前劝阻:“江青丝,”欧阳雪一句淡淡的话吓了江青丝一跳。“你在做什么?”江青丝听到了欧阳雪有这么一问,立刻反驳:“我只是在帮大家整理衣物。”“只有整理衣物吗,那你磕磕巴巴的干什么呀,青丝,我带你不薄,你一定要这样对我,这样对大家吗?青丝,我想要你改一改,改成你原本善良的样子。”“欧阳雪,我也告诉你,原本善良的样子,我已经没有了,我再告诉你,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变回那个恶心无比的样子,想起那时候我是多么的天真,我以为我对你们好你们就会对我好,可事实是什么样子的,你让我变回那个样子,你能保证你还可以变回那个样子吗,你能保证你不会像那个时候那样对待我吗,欧阳雪,我长大了,我懂了友谊其实没有那么纯真,而你,你什么时候才能懂,像你这样天真无邪只不过是虐待你自己罢了,不能比别人强,就只能人为刀子你为鱼肉,任人宰割,我知道你们讨厌我现在这个样子,那你告诉我,还什么办法会比这个办法更好,你倒是告诉我呀,站在我的角度想想,你能知道吗,你不是很聪明,很机敏吗,你受得起那时候你们对我的冷落,受得起被大家排除在外的滋味吗,欧阳雪,你从不懂我,不懂我!”说完,江青丝几乎泪水飘逸了,欧阳雪也深深的知道,她诉说的这些其实都是真的,没有半句遮掩,没有半句虚言,她们曾经比江青丝还坏,但欧阳雪一点也宝鸡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不坏,而当时的江青丝却很好,她们讨厌江青丝,经常性的下冷绊子,江青丝也没说什么。现在,换她站在冷风冷雨里受冻了。

  她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反省着什么都不怨她的事情。“欧阳雪同学,你在干什么呢,衣服都湿了。”此时此刻站在欧阳雪面前的是笛子老师,她抬头一脸委屈地看着笛子老师清秀的脸,眨眨自己大大的萌萌的眼睛,就像求同情一样的细细的声音对笛子老师说:“笛子老师,您一定想知道为什么吧,我可以告诉您,我是像陈晓所说的那样,被江青丝泼了水,但是一切都不要怪她,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我说江青丝太显摆,太看不起人,我……”笛子老师笑了一笑,是笑她太天真,笑她为了一个对她那样不好的人而说谎:“欧阳雪,委屈你了,老师一切都知道了,都是老师的错呀,老师不知道我一直觉得的好学生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孩子,老师心里有愧,到处找你,是江青丝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笛子老师和她说话轻声轻语,大概是觉得自己太对不起欧阳雪了吧。“老师,这不怪你,怪得话就怪陈晓,她太冲动了,那么早让你知道我们的事情。”她这句话完全是闹着玩的,她知道老师不会相信。当天晚上,欧阳雪从舞蹈房出来,迎面撞见了江青丝和同学们,江青丝正在贬低她们,但是她们只能默默地听着,不知道为什么不敢反驳。江青丝看见了欧阳雪,欧阳雪上前一步,说:“不要骂她们了,真的,她们也不想被人骂。”她还是文文静静,但是在她们的眼里她就是她们伟大的英雄,但是江青丝却对她破口大骂:“欧阳雪,原来是你,我还以为是哪个人胆子这么大来阻止我。”欧阳雪愤怒值+20,但她还是压住火“我没有阻止你呀,青丝!”“你有什么资格叫我青丝,你应该叫我什么,你应该叫我班长大人才对,凭你也敢叫我青丝?”欧阳雪愤怒值+30“班长,那对不起。”“对癫痫急救的方法有哪些不起就完了,你不应该再说什么,没有责任心的人就是可怕,不知道你家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怎么了送你来这么高档的学校,没钱在外面瞎得瑟什么?”欧阳雪愤怒值+40“你说我可以,但是你不能说我的家长,我的家事,我的一切!”“哼,欧阳雪,我凭什么不能说,凭什么不可以说你的家长,你的家事,你的一切,我就是说了,你能怎么样?”欧阳雪愤怒值+100“江青丝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在你面前温温诺诺你就可以欺负我,不就是有钱吗,拿出来显摆什么,显摆你钱多有什么用,能当饭吃能当前途用吗,在我们面前装来装去的,也不看看你除了有钱还有什么,有一颗善良的心还是有责任感,你什么都没有,再这样继续下去,你连你的钱也会没有,最后告诉你一句话你爱听不听,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要再做朋友了,因为你从来没有把我当过朋友!”说完,欧阳雪气愤的走进了宿舍,江青丝沉默了,其它同学说了一句“该”就走了。月光总是那么的明亮,照进了欧阳雪的宿舍,照进了她没有一丝丝亮光的心里。“小雪,对不起。”江青丝悄悄的来到了欧阳雪的身边。“你的气势呢,不用在我面前装。”欧阳雪失魂落魄。“不是装,是真的!”“我要你发誓,你永远不会再那样。”“好,我发誓,我江青丝永远不会再变成那个样子。”欧阳雪坐起来,抱住了江青丝,情不自禁的哭了。这个晚上,一个影子依偎着另一个,坐在月光下,安静地看着永远不退的那一轮明月。

五年级:韩础翼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kldwi.com  孙以出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