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以出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不尤人 > 正文内容

我请丈夫相好喝茶,让他俩当面做了断

来源:孙以出之网   时间: 2019-09-29

  关注置顶?“疯子”,让我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你欠一句对不起!

  文:大橙

  许婷再一次见到宋明是在公司门口的小水果店,六月中午的太阳磨人,他光着膀子正在一箱箱地上货,箱子里是草莓,颜色鲜艳。

  她张张嘴,始终没能叫出他的名字来。

  倒是宋明率先看见了她,抹了把脸上的汗,犹豫地出声:“许婷?”

  宋明脸上已经全然没了大学时候的青涩内敛,就连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艰涩。

  许婷大大方方地过去打了个招呼:“宋明,好久不见了。”

  说是好久不见,真算起来也十几年了。

  还没叙两声旧,水果店里出来一个身材臃肿的女人,递给他一块汗巾。

  “别在大太阳底下站着了,进来吧。”

  许婷一眼就看明白,这个女人是宋明的妻子,看来当年出事之后,彼此就像两条分水岭一样各奔东西,只是不知道宋明有没有后悔过。

  林双双看着丈夫和外面那个打扮精致的女人,又看了看自己邋遢的围裙和衣服,还是忍不住出声了。

  她假装自己大度,请他们进来叙旧。

  许婷有些局促,进了这家不大的水果店。宋明在一帮旁解释,他们夫妻今年在刚搬到上海,前几年攒了点钱寻思着开这家水果店,没想到开张的第一天就遇到老同学。

  许婷说什么也要捧场,一口气买了三盒包装精美的草莓,飞快地付了钱,逃也似地离开了。

  她害怕宋明不收她的钱,也怕自己想起多年前对不起他的事。

  许婷和宋明是大学同学,俩人都是从小地方考出来的穷学生,家世背景甚至连脾气都很像。

  90年代的大学生很值钱,他们都很珍惜从穷山沟里出来的机会。

  宋明的家境比许婷要好一些,至少他还有个在镇上当官的姐夫,许婷家是五保户,每个月还指着国家发的五十块钱补贴过日子长春什么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能供出个大学生简直是奇迹。

  两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就在这样互相扶持的求学生涯中互生情愫。

  想到这里,许婷叹了口气,如果当年自己做了另一种选择,世事会不会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许婷大三那年,父亲去世,留下瞎眼的奶奶和腿脚不便的母亲,在外地求学的她匆匆忙忙赶到家里,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一进门她就挨了母亲一棍子,双腿一软,直直地跪在灵堂前。父亲的遗照挂在堂前,灵前稀稀疏疏有几只元宝在烧。

  是,家里穷的连元宝蜡烛也快买不起了。

  母亲骂她是丧门星,当初上大学的时候,父亲掏空家底,后来自己病入膏肓连去镇上医院的钱也没有。

  母亲边哭边骂,最后索性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家里没了男人日子艰难,又哭许婷没出息,就知道读书烧钱。

  她直挺挺地跪在灵堂前一言不发,父亲一直都是她的精神支柱。这个从小陪着她长大的男人,教她做人供她读书。一下子离开了,许婷觉得自己脑子里那根紧绷着的弦断了。

  丧事之后,母亲给她说了一门亲事,男的愿意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

  母亲说家里总要有个男人撑场面,不然四邻八乡叫人看不起。

  母亲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回学校处理退学的事情。

  她浑浑噩噩地回到学校,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明知道她家里的事情,偷偷塞给她一小叠饭票,说让她不要委屈自己。

  她愣愣地接过,满脑子都是钱的事情。没有钱,她就不能继续求学,就要一辈子窝在穷山沟里,还要嫁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

  她不能想象未来的日子。

  九十年代,正是酒吧和舞厅兴起的时候,很多女大学生就在附近的歌舞厅兼职,如果干得好,可以挣到不少钱,许婷心动了。

  她和宋明提了想去舞厅唱歌,她嗓音条件不错,身材也苗条。

  宋明心里虽然不乐意,但是苦于自己也没办法帮她,只能答应。每天下课后,她就去学校附近的舞厅工作,宋明就等着她下班。

  相安无事一个月后,许婷挣到人生中的第一湖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三招治癫痫笔钱,她又哭又笑地告诉宋明,自己能继续念书了。

  虽然舞厅的工作环境她并不喜欢,甚至是讨厌,男人们总是对她动手动脚,出言污秽不堪,好在宋明总在这个时候出来维护她。

  但是很快他们就出事了,有天晚上,许婷刚上班不久,有个样貌猥琐的老男人就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她不满地挣扎着,宋明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护住她。

  老男人财大气粗,一把把宋明推开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的经理说了,今天老子看上哪个女人,就可以直接带走。”

  许婷不敢得罪他,只能忍气吞声解释自己只是来工作的。

  老男人不依不饶一定要她陪/睡才罢休,年少气盛的宋明不服气,没有丝毫犹豫上去就是狠狠一拳。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宋明仗着自己年轻有力,将调戏她的老男人狠狠地揍了一顿。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宋明和闹事的男人都被拘留带到了警局。

  都是穷学生出来的两个人没见过大场面,顿时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婷也被带到警局做笔录,但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女人找到她。

  女人自称是老男人的太太,她说丈夫在一家国企担任不小的职位,出了这档子事情,对他的声誉影响很大。

  女人压着声音告诉她,如果她肯跟警察说是宋明故意寻衅滋事,帮老男人洗脱罪名,她可以付出一笔钱作为报酬。

  说完,许婷愣了一下,因为钱的数目远比她想象中要多,这笔钱不仅可以供自己读完大学,还可以帮衬已经一贫如洗的家里。

  她心动了,在金钱面前,宋明对她来说是可以被交换的东西。

  很快警察传唤她做笔录,许婷冷静地告诉警察是宋明先挑的事,男人并没有调戏自己。

  九十年代的歌舞厅还没有监控,周围的人不愿意嘴碎作证,所以许婷的口供直接成为第一手的证据。

  宋明万万没有想到,许婷能为了钱说出这样的话来。

  很快宋明因为寻衅滋事被判处六个月的监禁。

  镇上做官的姐夫得知事情后,从中周旋,最后他拘留了四个月出来了。

  癫痫病能治吗这件事情后,宋明一下子一蹶不振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许婷会背叛自己。出狱后,他退学了,跟着南方的叔叔学着做水泥工。

  他念过书,头脑又发达,没过两年就带队自己干。

  后来遇上妻子林双双,两个人就这样安稳下来过日子。

  宋明后来也释怀了,他明白许婷的苦衷,明白她想继续念书的心,唯独让他难过的是,当年的事情没能有个善终。

  从那以后,宋明的水果店总是能接到对面写字楼的订单,他心里明白这些订单是许婷下的。

  他的小店刚开张还没什么生意,全靠着许婷的几笔订单过活,林双双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到底也是不高兴的。

  送了几次水果之后,宋明觉得自己该和许婷摊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十几年过去,就是有天大的仇怨也放下了

  他特地等在许婷下班的路上,她一出来就看见了他,和大学时候一样,宋明眉宇间总是透着一股天然的倔强。

  许婷看见他,淡然一笑道:“你怎么来了?”

  还没等宋明开口,她又道:“我还没吃饭呢,我请你吃饭吧。”

  她找了一家餐厅,装潢得富丽堂皇的样子,还没落座,宋明就有些局促。

  “这里一定很贵吧。”

  许婷婉然笑道:“没关系,我请你。”

  宋明的手足无措,她都看在眼里,心里倏然间泛起一阵心疼,如果当初他能完成学业,今天也不必轮落到摆摊为生。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

  两个人喝了不少酒,许婷很快就醉了,身子东倒西歪的,顺势靠在了宋明的肩膀上。他身上的气味和年轻时候一样,一点儿没变。

  许婷甚至开始怀念了。

  宋明扶正她,关切地问道:“还好吧,可以自己回家吗?”

  显然是不能,宋明打开她的包,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酒店的房卡。

  中年男人都懂的,一个女人醉倒在怀里,还有现成的房间提供,简直具备了偷/情的绝佳条件。

  宋明忽然笑了笑,许婷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聪明。

  可惜自己却和上大学时候一样笨。<郑州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p>

  把许婷送到酒店,安抚她睡下之后,他就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躺在床上的许婷眼角忽然泛出一滴泪,她以为宋明会留下来的,叙旧情也好,赎罪也罢,都是她欠他的。

  可是宋明就是这么不知变通,不肯接受自己照顾他的生意,不肯接受送上门的女人。他和年轻时候一样,真实无畏,坦荡自然。

  可是自己,职场摸爬滚打数十年,早已是一身泥泞。

  宋明赶回水果店的时候,林双双还守着一盏小灯等着他。

  看见丈夫回来,连忙迎了上去。

  宋明冲她笑了笑道:“看来,把店开在这里是没生意的,还是回老家吧。”

  林双双的眼泪忽然夺眶而出,笑着点头道好。

  许婷再一次路过水果店的时候,这里已经易主,宋明根本没有告诉他自己离开的消息,他们甚至连联系方式也不曾交换过。

  许婷苦笑一声,到底是自己错了,十几年前错过宋明,她再也碰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了。

  想来也是老天爷的一种惩罚吧。

  (本篇完)

  1. 疯情好物:

  紧急提醒!售价3980,成本价80,你被坑过吗?

  郑秀文原谅许志安丨另有隐情?

  2. 往期好文:

  闺蜜撬了我男友,还把起床照发朋友圈@我

  实录:逃家三年,我用1万买断父女情

  妖精冒充我,和老公儿子演一家三口

  我笑着叮嘱老公,进夜场打扮体面点

  嫌我挣脏钱,小叔子大闹洗脚城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子始终相信,即使在爱情里,也是一报还一报的。姑娘,如果你真心悔改,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放过这个男人吧,你不配!

  好了,喜欢三花门故事的,

  别忘了常来哦~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这是秘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kldwi.com  孙以出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